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

当前位置: 渝北体育网 >> 西甲

在叙述这段经历的时候搭配

发布时间:2020-05-30 06:52:06

在叙述这段经历的时候,我想先讲一个一位朋友在闲聊时讲的故事:一位苦行的和尚坐在路旁的树下歇脚,有一群小孩在路上玩耍。这时有一个路人走过,身上掉下了一枚制钱,这个路人没有发现自己丢了东西,自顾走了。又一个路人走过时拣起了这枚制钱并把它装入了自己的口袋。这群玩耍的孩子看到了,就来告诉那位歇脚的苦行和尚。和尚仰起头,很高深莫测的一笑说:这是丢钱的那个人前世欠这个拣钱人的。

------题记

遇到枫是在小春三月,天地间勃发着让人骚动的气息。这骚动让人郁闷,有一种令人窒息的不安和期盼。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看着朋友在络里聊天,同时面对着四五个大女人和小女人说些没有 的“我爱你------我想你”之类的淡话。这些话让人听起来就像听卖菜的小贩子叫卖“萝卜-------青菜”一样,勾不起一丝美丽的想象。朋友乐此不惫,手指在键盘上快捷的弹动着,那些没有 的动听话语就出现在屏幕上了。

这时候,枫来了。她的头像在屏幕上一下一下的闪动着。

她和朋友好象聊过,不是很熟。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。

一开始我并没有觉得什么,只是像看朋友在玩一项游戏。看着屏幕上那些不咸不淡的话,无法想象络那边的枫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。她也是因为无聊才来上吗?她因为什么感到无聊呢?我似乎是无意的问朋友:“她也是在吧上吗?”我在想她有多大岁数了。如果她和我一样的年龄,那在吧是很显眼的。朋友说:“不!她在家。”我似乎看到一个神情慵懒、头发蓬松的少妇惬意地卷缩在皮转椅里,嘴角微微上翘着,似笑非笑。后来她和朋友互留了。朋友对我说他的没电了,让我拨了屏幕上的号码,我就听到一个美妙的声音传过来了。这美妙的声音又让我感到她应该是一个很严谨的女人。我把递给朋友,听他们互致问候,再说了常联系之后就挂了。

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无数次地想起这一天,这是上天的安排。佛说:前世的五百次回眸,才换来今世的擦肩而过。那我们又该是多少次回眸凝望呢?想不出来那天为什么要和朋友去吧。那里已经不是我这个年龄的人该去的地方了。

这事本应该就过去了,本不会再有什么故事。只是在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心里有一丝莫名的悸动,但这悸动也只是一瞬间的事。可第二天当我再看到这个号码的时候,就有了一种欲望。这欲望就像一粒种子在心里慢慢的膨胀使我坐卧不宁。后来我去了那家吧,打开了朋友的,我看到了她。我不知道要说什么,只是呆呆地盯着她的头像发呆。一会她来了一条信息。“你好!”旁边是一个微笑的图案。我也回复了她,也是“你好!”后来我们就聊起来了。开始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,她一直以为是在和我的朋友聊天。可她说的好多事我都不知道,我只好坦白。我告诉她我是另外一个人,我和朋友共用一个号码,朋友昨天就是用我的给她打的。她显得有点生气,盘问我,是不是和朋友合起来骗她,我说没有,我能骗你什么?!我只是因为昨天的,让我有了一种想和她认识的想法,没有其他,我还告诉她我家在外地,只是想在这里打发时间。

就这样,我们就认识了,这是一个不很好的开端。

她告诉我她是一个研究院的信息管理员。她没有问我在那里工作。那天我们聊了很久,也很开心。到后来谁也不想先说再见。那天我们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对对方盘根问底,我们也没有问及对方的家庭,只是天南地北的说,好象什么话我们都可以说到一起。到凌晨的时候我们才依依惜别。我们约定了明天再继续聊。临下机时,她告诉我别贸然地给她打,打之前一定要先发个信息。我虽然很奇怪她说的,但我没有问她为什么。我知道,如果她想告诉我的话,就会告诉我的。

那天我改了朋友的密码,我告诉他那个号码归我了,反正他有好多号码。朋友问我和那个聊的热火了。我笑笑,没有说话。朋友也笑笑。“别玩火啊!”他半开玩笑的说。

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,我几乎天天去那家吧和她聊天,而且每天到那时都不由自主的要想起和她聊天的事。那段时间我推拒了所有可以推拒的朋友约会,成了那家吧的常客。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她和我聊天很有规律,每隔两天她都可以和我聊到很晚,而这一天也和我聊的很开心随意,其他时间则显得那么匆忙和紧张。好多次我都想问她为什么,但话到嘴边我又咽回去了。我还是想让她自己告诉我,而我不想探问她不想说的事。

一个月以后单位抽我下乡,临走时我用给她发了一条信息,告诉她我要下乡几天,那里很远,信号也不好。她说多注意身体,我等你回来。语气淡淡的,可我还是感到了有一种说不清楚的依恋在我的心里弥散开来。

那次下乡是我感到最漫长的一次。以往我都是盼着下乡,我可以不再为吃饭发愁,可这次不是了。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模糊的期盼。虽然我在极力的克制它、掩饰它,可它仍然像一棵顽强小草,硬是要从那片坚实的土地里钻出来。我隐隐地感到了一丝不安。我为自己这种期盼感到茫然。我在默默的数着天数,希望这次下乡能早点结束。

因为“非典”,那次下乡比预期的时间多了三天。因为没有信号,我也没有给她信息。其实下乡的地方有公用,有几次我已经拿起了又放下。我努力的克制着想打的欲望,似乎是想看看她对我离开这么久会怎样,又似乎是在压抑自己这种期盼的感觉,或者两者都有。下乡结束那天,当车驶近县城的时候,一下涌进了十几条信息。都是枫的。前面是探问为什么下乡时间逾期了张倩觉得“我比暖气还热”。“开关又被大哥关了。”查看时,要注意身体之类的关切。但后来的信息语气就渐渐的流露出不满和怨气了,最后一条说的更明白。“你不会是借故走开吧。这么不守约,一点诚意也没有。”信息的铃声引得车上的同事都怪怪的看我,我也只好心虚的解释说是老婆的。于是就有同事开玩笑。

“怎么?没有给夫人请假吗?”

“这次下乡是不是没有向夫人请示报告呀?”

我笑笑。“怎么会呢?是关于儿子的。”

回到办公室看看离下班的时间还早,就给枫发了个信息,告诉她我回来了。过了很久她才回复我说:“我知道了。我现在在工作。”语气冰冷的让我暗笑自己多情。是多情吗?我也就是想和她聊聊天,没有其他的目的。我在心里自嘲道。好象是在为自己的行为做个解释,为自己这两天的尴尬行为找个台阶。我长舒一口气,像是要把心里涌起的那股淡淡的失落赶走,然后懒懒的躺在床上,一动也不想动。可枫的声音老在耳边响起,忍不住的在想那头的那个婉约声音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。她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?该是一个清致的人吧?!我暗笑自己,不过是一个在络里聊天的女人,我干嘛去想她。我极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去想,可这些念头还是不时的从心底冒出来。我摇摇头,翻身面对墙壁。

妻已调往外地工作好多年。那是一个离这座山区小城三百多公里的城市,靠近省城。妻走时就把家和儿子一起带走了。我每个月可以回去一次。好在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散漫的生活,也就在这山区小城安心的散漫下去。也正如妻所说,我本就是一个散漫惯了的人。妻是省内一家著名的医科院校毕业的,家就在省城郊区。因为父母没有门路,她只好委委屈屈的到这个山区小城来上班。后来也就同样委委屈屈的嫁给了我。“这是命!”好多次,妻这样自嘲地对我说。而每次妻这么说时都会有一种淡淡的自卑在我心里涌起.我知道这是我的心理在作怪。可这自卑随着时间的推移日益加深,使我不能正视。她就像一座山压在我的心里。妻很优秀,是事业小有成就的那种。外表柔弱,人见尤怜,但我知道没有人可以改变她的意志。

那天我一直躺在床上,推掉了朋友的约请,好象一直在等待和期望着,而我自己又似乎在推拒这种等待和期望。心里一直有一种冲动要给她信息,可又有另一种声音在阻止我。临近下班的时候她给我来了一条信息,很简单。“我下班了,今天不方便和你联系,请见谅。”语气不卑不亢,让人琢磨不透。我也给她回了信息。“没什么,你忙吧!”我似乎是想用这淡淡的语气来表明我不在意和她聊天,也似乎是在告诉自己,别当真,这只是一种无聊时的络游戏。

那天我没有出门,饭也没吃,就那么胡思乱想,任思绪在时空中驰骋,不知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去。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上班时间。打开有她的一条信息。“你办公室可以上吗?”这条信息已经发出一个多小时了。我告诉她我这里没有联。她说:“哦!那就算了。你晚上有空吗?”那天我们又约好晚上在上聊天。我隐约感到了她对和我聊天的急切,又淡淡的似乎什么也没有。我对自己的这种感觉感到一丝隐隐的不安,可我也没能克制住自己有意无意间涌起的对晚上聊天的关切。

那天我还是推掉了朋友的约请,告诉他们我晚上有事不能如约。临近下班时我给妻打了。也还是淡淡的机械的问了儿子的情况就挂了。

那天我很早就去了那家吧,打开在等她。等待是一个漫长得过程,我觉得过了一个世纪。后来我忍不住了,给她发了信息,也还是没有回答,我开始担心她有什么事了。我想打给她,却又记得她叮嘱我的给她时一定要先给她信息,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我开始焦躁起来,茫然得盯着她黑黑得头像发呆。直到九点多了她才来。

“你好!在吗?”叫气象保险。看到她的头像在一下一下的闪动,我突然没有了聊天的兴致。有一种被漠视的感觉。

“是不是在生我的气?对不起了,好吗?”

我懒懒的给她敲了一行字:“如果有什么事,不能如约,是不是也该给我说一声?”

她也过了好久才说:“你不也一样吗?”但随后她又说:“好了!我们说点高兴的事吧!别提这些了,好吗?”后面是一杯冒着蒸气的咖啡图案。

我就笑了。“谢谢你的咖啡。好久不见了,你好吗?”

“还好吧!”

“什么叫还好吧?好还是不好?”

“就是还有口气在。”后面是一个微笑的图案。我怎么也无法联想到她微笑的神态。那应该是一个嘴角微微上翘,一幅很安逸的样子吧。可在我心里又觉得这微笑有一丝无法言语的苦意。

“你这笑里让我感到了苦意和无奈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但她随即又说:“也许吧!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她好久没有说话。我问她:“怎么了?怎么不说话了?”

“哦!没什么。”她随后又说:“你那里天气好吗?我们这里在刮风,很大的,好象有七八级呢。”

“今天你有事!怎么了?可以告诉我吗?”

“没有。就是突然心情不好。”

“哦!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,呆呆的望着她的头像。

很久她才说:“今天也不早了,我们就到这里吧!好吗?”其实她的口气不容质疑。“你下乡好久了,也累了。今天就早点休息吧,我们改天再聊。”

我给她一个苦笑的图案。“好吧!好好睡一觉!明天是新的太阳!”

“谢谢!再见!”

“再见!”我望着她不再闪动的头像,发了一会呆就下机回去。直到我懒懒的躺在床上才感到窝火,嘲笑自己的尴尬行为。也就在这时,她给我一条信息。“你走了吗?我们在这里说会话好吗?”

“是的。我已经到宿舍了。你今天怎么了?可以告诉我吗?”

“我打给你好吗?不打搅你休息吧?”随后她没有等我回答就把打过来了。还是那个美妙的婉约语音,夹着一丝淡淡的忧郁。

“你好吗?这么晚了打给你真不好意思。没有打搅你休息吧?”

“没什么。我住单身宿舍,很方便的。”

“你的声音很有磁力,很动听,你一定是个好丈夫。”

“呵呵----声音有磁力又动听和做好丈夫有关系吗?”

我们聊了一些我下乡的事以及我的工作,她没有说自己,我忍不住就问她今天怎么不高兴了。她楞了一下。“我今天和他吵架了。”随后就有压抑的哭声传过来。那哭声让我感到一种深深的委屈和压抑,好象是山洪决堤而下。我没有劝她,任她宣泄她的委屈。

她告诉我为什么吵架的原因。她下班到家当她丈夫的面接了一个男同学的。结果她丈夫就找事吵架。直到九点多才摔门而去,去找朋友打牌。她告诉我这么多年她就是这么过来的。“我丈夫就像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》里的男主人公。”她说。

我没有插言,任由她说下去,任由她哭泣。在她的叙述里我知道了她为什么不让我随意给她打,为什么她和我聊天很有规律。

“对不起!给你说这些,可我也实在没有办法说给别人。”

“那为什么要对我说呢?”问完这句我就后悔了。

“不知道,也许是信任吧,我觉得你是一个让人信任的人。”

“别夸我啊!这会让我飘飘然的。”

她笑了。

我想那一定是一种带着泪珠的灿烂的笑。

那天我们一直聊到凌晨,直到我听到一声门响,她匆忙说声对不起挂了,我还沉浸在她婉约的声音里。

我一点睡意都没有了,在想象着她的生活。那是一种什么样地生活呢?应该是充满了压抑和沉闷。可我想象不出她在这沉闷压抑的生活中是怎样的一种情景。她丈夫也像一座山一样压在她的心里吗?我感到有一股无法言喻的沉闷向我袭来。

妻就是一座山。

我是爱妻的。我对自己说。

妻是什么时候成为一座山的呢?。

其实妻原本就是一座山啊。

我曾经对儿子说:“爸爸从小是被别人打着长大的。”我看着儿子疑惑的望着我的眼睛。“你现在还不会明白爸爸说这话的意思,但你长大后慢慢就明白了。”妻也怪怪的看我一眼,眨着眼睛探询着我说话的意思。但我清楚的感到我自己在说这话时的心理。那次妻又因为一件小事沉闷着脸坐在沙发上,看到儿子走过来我就说了这段话。本想把这沉闷的气氛冲淡,结果适得其反。

共 5 11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现代人的故事,从聊天开始;而妻子带着儿子远行、落寞中的“我”却已沉迷于这种与心仪女友聊的生活;而在另一方面,却又深陷于对妻的抱愧之情。很有现实感的作品。充分表现了现代人猎奇求刺激却又不无迷惘的生存状态。期待后续。【:晋忻李】【江山部 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2 :07: 7 现代人的故事,从聊天开始;而妻子带着儿子远行、落寞中的“我”却已沉迷于这种与心仪女友聊的生活;而在另一方面,却又深陷于对妻的抱愧之情。很有现实感的作品。充分表现了现代人猎奇求刺激却又不无迷惘的生存状态。期待后续。

回复1楼文友: 00:49:42 谢谢的评论和厚爱!有劳了!我会加紧努力。

2楼文友: 18:06:54 感觉语言很真实,似乎是作者的真实经历一般。当然,这是小说,尽管感觉如此我还是相信这只是小说。主人公的孤独感觉压抑感觉也许是现代人的通病吧?呵呵呵,问候作者。 坚持下去,你肯定会成功。

浙江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慢性子宫内膜炎如何治疗好
性功能障碍勃起不硬怎么办
友情链接